<form id="1j3tr"><th id="1j3tr"><th id="1j3tr"></th></th></form>
<span id="1j3tr"><span id="1j3tr"></span></span>

<noframes id="1j3tr"><address id="1j3tr"><nobr id="1j3tr"></nobr></address><address id="1j3tr"></address>

      動態資訊 NEWS INFORMATION
      所謂的“生態板”騙了多少無知的消費者
      2017-03-17 22:34:00
      生態板:夾心板加上雙面貼三聚氨面!國內目前未有正規的夾心板生產企業,大多是小型壓貼廠用夾心板+低溫貼面!環保標準超過國家標準數十倍!
        質量方面:夾心板(俗稱細木工板、木工板)是具有實木板芯的膠合板,它將原木切割成條,拼接成芯,外貼面材加工而成,整張板的受力來自薄薄的兩層外貼面,中間為木塊拼接而,基材基本不受力,所以很容易斷裂與變形。這種板材大部分采用的一兩年的杉木為原料,只要用手指就能把木塊摳壞,所以握釘力方面低于國家標準數倍!關鍵是國家不支持這種行業,所以任何生產商都沒有辦法辦理合法手續,那意味所有生產商都是無證生產!
        環保方面:生態板唯一的優點是基材好看,感覺上都是木塊拼成,生態板的名字也很好聽,也有環保的感覺!但如果消費者看到夾心板的廠房,是絕對不會采用這種材料的。絕大多數的危害品超標的板塊都是由山區小廠房生產。大家都知道,板材的環保標準主要是膠水,而環保型的E0,E1膠水的成本非常高,小工廠絕對不會采用這種環保型膠水,全部采用工業用膠,成本相對低。所以全國家具市場幾乎所有成規模的品牌都不會采用生態板或是杉木板。在2005年以前,幾乎所有裝修的新房都用夾心板,幾乎都超標!而自大型櫥衣柜品牌興起以后,采用防潮板與中纖板,就很少聽到環保超標!
        相關報道:
        邢臺濫用尿醛膠加工板材造成室內甲醛嚴重超標
        擁有一套新居再加上稱心的裝修成為每家人的夢想,但室內空氣質量的惡化讓不少業主擔心新房會成為“致病房”。專家告訴記者,如今室內空氣質量形勢嚴峻,尤以甲醛超標為最。甲醛超標可致人以白血病、多種癌癥,嚴重時可迅速致人死亡。
       
      \
      熬膠點
       
        在號稱中國最大板材加工生產基地的河北省邢臺縣,記者發現,當地有許多熬膠作坊,熬膠的主要原料是甲醛和尿素,這種被稱為尿醛膠的物質都被賣給了當地的板材加工企業,用于板材加工生產。專家告訴記者,尿醛膠使用不當是造成板材甲醛含量超標的重要原因。記者在邢臺縣當地看到,大量作坊式板廠在使用尿醛膠上并沒有統一的規范,而是隨意使用。
        使用了大量尿醛膠的各種膠合板、細木板等被賣到北京、天津、四川、重慶等十多個省市。
        記者日前趕赴河北邢臺縣,就當地板材加工企業濫用尿醛膠情況進行實地調查。
        板材基地一大怪 熬膠作坊遍地開
        據了解,包括景家屯、東靜庵、郝麻等有1000家,走在穿村而過的公路上,板廠一家挨一家,滿眼都是木材,甚至空氣中都彌漫著木頭的味道。當地人告訴記者,“你看吧,一個煙筒下面就是一個企業。”蔚藍的天空下,一個個煙筒都在吐著黑煙,形成柱狀后升入高空,情形甚是壯觀。一企業老板自豪地對記者說,這里的板材銷往全國各地,“城市越大銷得越多。”
        板材加工基地板廠林立不奇怪,但讓記者奇怪的是在當地熬膠的作坊也同樣眾多。景家屯村南,一個個小院引起了記者的注意。一個院子里有一個煙筒,一座兩層、只有三面墻的小房子,圓形物體貫穿房子兩層,但這里并不是板廠。一村民告訴記者,這是膠廠,熬制尿膠(尿醛膠在當地人被簡稱為尿膠,下同)的企業,煙筒下面是鍋爐,圓形物體為膠罐。記者粗略地數了數,不到100米的路兩邊,這樣的膠廠超過了10家。記者隨機走進一家膠廠,三個工人正圍在一起聊天,見有陌生人靠近,他們露出警惕的眼神。在記者道出自己是要買膠時,他們才顯得放松一些。一陣溝通后,記者成了他們的聊友,見他們沒了警惕,記者把話引向正題。“村里有多少膠廠?”記者問道。“有四、五十家吧。”“看怎么算了?”還沒等同伴說完,另一工人把話搶了過去。“現在大的板廠都有自己的膠廠,如果再加上單純熬膠的四、五十家,那這的膠廠可多了去了,數不清。”
        隨后,記者對這里的板廠進行了走訪,正如工人所說,稍大規模的板廠都在各自廠房里建有自己的膠廠。這樣做的理由很簡單——節省成本。
        當地熬膠業的發達直接帶動了甲醛廠的興旺和膠罐的熱銷。
        在東靜庵村,一工人正在熬膠。他告訴記者,他用的液體甲醛是在附近甲醛廠購進的。“我們這有多少膠廠我不太清楚,但甲醛廠的數量我知道”。據他介紹,東靜庵村周圍就有甲醛廠十幾個,日產甲醛達400噸。與這些甲醛廠相比,景家屯的甲醛廠規模更大,在知情人的帶領下,記者來到村南頭的這家甲醛廠,大門處無任何標記,但廠內機器轟鳴,水蒸氣騰空而起。據工人介紹,這個廠日產甲醛達100多噸,全部供應附近的膠廠,即使這樣,還不能滿足膠廠需求,加班再正常不過。
        更有意思的是,記者翻開當地電信黃業,上面直接標注的、有廠址名稱的甲醛廠就多達4家。
        與甲醛廠生意同樣紅火的是銷售膠罐的。在郝麻村,記者找到了當地一家主要銷售與板廠機械有關的門市,其中包括膠罐。老板告訴記者,膠罐實際是制藥廠淘汰的高壓罐,他們回收后重新刷漆、整改后就成了膠罐。“生意好時,一天能賣一個罐,象現在就差點,一個星期才賣一個罐。”這位老板還聲稱自己的膠罐還遠銷上海、山東、河南等地。
        工藝簡單利潤豐厚
        為了進一步弄清尿膠的真實面目,記者與當地十多家膠廠進行了親密接觸,終于弄清了被當地人稱為外人不教的熬膠工藝和過程。
        在東靜庵村,經過數次接觸,一熬膠工人給記者道出了制膠工藝。
      \
      熬膠
       
        建一個膠廠很簡單,設備有膠罐、鍋爐,再加一個院子即可,總共投資約9000元左右。熬膠時,先把甲醛放入罐中加熱,至60度時,加入火堿后繼續加熱,溫度達到80度時,再加入尿素即可;熬膠一次一般需甲醛1.23噸,尿素700公斤,火堿少許,這樣經過近7個小時的熬制,可出尿膠2.1噸;按當日價格計算,甲醛為1130元/噸,尿素為1820元/噸,成品尿膠為1500元/噸。
        工人隨后給記者算了一筆帳,熬膠一罐的成本大致為2800元,而成品膠共可賣到3150元,這樣下來一罐膠可有300元左右的利潤。而膠廠一般一天能熬膠兩罐,這樣就可以有600元的收入。這樣規模的膠廠,只需兩個人即可。
        當記者贊嘆他收入不菲時,他顯得謙虛起來,“現在不行了,板廠都壓著貨不給錢,不如前幾年掙錢了。”但他最后還是笑著對記者說,現在熬膠的掙錢少了,利還是有,還是比一般生意掙錢。他還向記者抱怨說,尿膠價錢漲不上去,但甲醛卻一直漲,錢都被甲醛廠掙去了。
        熬膠的工藝流程在其他膠廠處也得到證實。在景家屯村,當記者把自己知道的熬膠工藝告訴一工人后,他露出了驚訝的眼神,“你不是也要學這個,然后回老家干這行吧?”這位工人還告訴記者,熬膠確實不如前兩年掙錢了,“但這里也沒什么工業,也沒什么好干的,熬膠還算是收入不錯的,一個月能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發現,膠在當地分兩種,通俗地講就是普通膠(尿膠)和環保膠。“縣里曾經強制讓我們熬環保膠,但后來也不怎么提了,再說環保膠貴,人家板廠不愿意要,所以現在基本上都沒有熬環保膠。”一熬膠工人告訴記者。
        就環保膠的熬制方法,記者再去詢問東靜庵的工人,得到的竟是“不會”的答復。他告訴記者,他只是聽說過環保膠,但怎么熬,他沒做過,所以不會。環保膠不會熬的回答在多個膠廠工人處得到證實,他們均告訴記者,現在沒人要環保膠,所以也沒必要學。
        環保膠沒人要,那這種不環保的、國家限制使用的尿膠都賣到哪里了呢?記者隨后進行了調查。
        板材廠圖便宜非尿醛膠不用
        當地這么多膠廠熬制的尿膠都賣給誰了呢?當記者就這一問題向一工人詢問時,對方甚至露出了驚詫的眼神,“這還用問,板廠用膠,都賣給板廠啦,你難道連這個都不知道?”
        尿膠都被賣到了當地板廠的說法在記者隨后的調查中得到了證實。在景家屯的一個膠廠,工人告訴記者,他們一天熬膠4噸多,都給臨近的板廠送去了。事實上,記者注意到,在當地,板廠和膠廠都是緊挨著的,有許多膠廠直接把熬好的膠送到對門或隔墻的板廠。
        順著熬膠工人指的方向,記者來到這家膠廠附近的一些板廠查看他們用膠的情況。在記者走進的第一家板廠里,工人們正忙著給楊木皮裹膠。“這是什么膠?”記者上前問道。“尿膠。”工人答道。據工人介紹,他們現在加工的是細木工板,流程大致為:先拼板,就是把板條按照一定的形狀用白乳膠固定;拼好后,把楊木皮裹上尿膠然后粘在拼板的兩面;然后再送到熱壓機內烘干,時間大致為半個小時,經過熱壓機的作用,尿膠中的水分被蒸發掉,讓膠干死,使尿膠粘的更牢固;然后送去裁邊、出廠。
        工人告訴記者,他們對于尿膠的使用沒有具體數量的規定,完全憑感覺,“如果楊木皮和板條比較好,那用的尿膠可能就少,如果原料比較次,那膠就得多用,否則粘不結實。”
        在另一個板廠,一位自稱是有經驗的工人告訴記者,由于現在板廠間競爭激烈,所以細木板的質量也分三六九等,價格從30元/張到80元/張不等。而價格較便宜的細木板則都是用碎木條拼起來的,這樣中間空隙多,只能靠多抹尿膠來彌合,這樣一來,這板一個是不結實,另外就是甲醛肯定超標嚴重,價格也自然上不去。
        這位工人還告訴記者,只有規模小的板廠才買膠廠的膠,大廠都有自己的膠廠。
        記者在當地調查發現,規模稍大一些的板廠都在廠房內建有自己的膠廠。一位老板告訴記者,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省錢。他以自己的企業給記者算了筆帳:企業每天做板300張左右,大致用尿膠1噸,如果買別人的膠需1500元,而自己做的膠,成本只有1300元左右,這樣一張板就可節省近7毛錢。“你知道7毛錢意味著什么嗎?”他反問記者道。據他介紹,現在板廠之間競爭激烈,一張板的利潤通常只有1元左右,如果再用別人的膠,基本上無利潤可言。“那買膠的板廠就沒利潤了,照你這么說?”“這也就是為什么都是細木板而價格不一樣的原因了,小板廠買膠用,但他的板質量不好呀,全是下腳料拼的,中間全是縫隙,你買了就知道后悔了。”
        當記者向一些板廠老板詢問為何不用環保膠時,他們的回答幾乎一致——用不起。據了解,環保膠比尿膠一噸貴了300元,攤在每張板上就是一元錢,這幾乎是當地一張板的凈利潤,這也是環保膠無法推行的主要原因。“你可以去看看,在我們這,沒有人用環保膠。”一板廠老板肯定地對記者說。
        尿醛膠有毒老板心知肚明
        在記者調查中發現,熬膠者、造板者、用板者都深受尿膠的危害,但為了利益,他們竟置個人健康與不顧,終日與毒膠為伴。同樣是為了利益,在遭受毒膠侵害的同時,他們又通過自己的雙手把毒膠的危害擴大到最遠。
        “甲醛和尿素在一起熬時的味太難聞了!”一熬膠工人對記者說。他告訴記者,甲醛加熱時氣味異常刺鼻,喉嚨里總感覺粘粘的,鼻涕、眼淚忍不住外流,感覺人都要窒息。起初因為這個,他差點堅持不住,但所謂有經驗的人告訴他,習慣了就沒事了,所以他還是忍了下來。果然,在以后的時間里,他對甲醛的氣味反映不那么明顯了,但其他問題又來了,自己總是感覺到無力、精神也不好,腦袋整天昏沉沉的。
        裹膠工人的遭遇并不比熬膠的好。“把板放進熱壓機后,甲醛的味就全出來了!”提起甲醛的危害,一裹膠工人聲稱有一肚子話要說。“剛干時,皮膚起紅點,奇癢,還有眼睛,睜起來都很難,可老板也不為我們準備任何防護措施,連個口罩也沒有。”在另一個板廠,裹膠工告訴記者,如果干的是離甲醛特近的活,干一段時間后要換換其他活,不能干長了,否則身體受不了,尤其是不能要小孩,否則小孩就完蛋了。記者問他這些經驗是從哪學來的,“大家都知道,你隨便問,這個不用學。”他很自信地答道。
        在一家板廠,一工人給記者講述了一個板廠老板被自家板熏倒的事情。一板廠老板生意越做越好,為了擴大影響,他在邢臺市里租了個門面當作接待客戶和展示產品之用。為了突出板廠特色,在門面裝修時,全用的是自家產的板材。這位老板起先體胖、臉色發紅,但自從搬進這個門面后,就日漸消瘦,臉色也變得發黃,從此身體不再健康。后來經人檢查,才發現門面房里甲醛超標嚴重,而罪魁禍首竟是自家產的細木工板。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發現當地人對甲醛的危害了解甚多。那他們為什么還要冒著威脅自身健康的危險天天與毒膠打交道呢?一個裹膠工人的話或許能說明問題,“就是這樣的活,大家還爭著干呢,我這還是托關系來的,在這里找個象樣的活太難了。”
        當地人在制作尿膠或加工板材中,身體健康每日受到甲醛的威脅,這本應該是值得人們同情的事情,但令人遺憾的是,甲醛的威脅在他們這里并不是終端威脅,而是通過他們的手,把威脅延伸了,延伸的方式很簡單,把這些濫用尿膠而制作成的板材賣到全國各地,然后再直接威脅到每一個使用者。
        生產規模大毒板銷路廣
        邢臺縣板材加工的密集度還是超過了記者的想象。記者在當地步行數公里發現,板廠個個林立,各地牌照的貨車你來我往,情形甚是壯觀。據當地人介紹,當地板廠的數量有近3000家之多,至于銷路,“可以說銷到全國各地。”這是當地板廠老板在談到銷路時最常用的口頭語。
        在東靜庵,一板廠前一輛山東牌照的貨車正在裝貨。車主告訴記者,他來自山東聊城,正常情況下一個星期來這里拉一次板,主要用于做家具。“這里做板都用尿醛膠,你知道嗎?”“知道,這都是用這個。”“那膠用多了板會有味的,你不擔心家具不好賣嗎?”“那有什么好擔心的,現在做家具都用這的板,再說只要便宜就行了,管它有沒有味!”
        值得注意的是,濫用尿膠的當地板材在出廠時都在顯著位置寫著“綠色環保”、“無污染”、“完全符合國家標準”等字樣,一老板直言告訴記者,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板材好賣,“沒辦法,現在消費者就認這個。”
        談到當地板材的銷售渠道,郝麻村的一板廠老板自豪地對記者說:“可以說,我們這的板全國各地都有。”據他介紹,當地板材加工已經有十五年的歷史了,現今更是成為國內最大的板材加工基地孩就完蛋了。記者問他這些經驗是從哪學來的,“大家都知道,你隨便問,這個不用學。”他很自信地答道。
        在一家板廠,一工人給記者講述了一個板廠老板被自家板熏倒的事情。一板廠老板生意越做越好,為了擴大影響,他在邢臺市里租了個門面當作接待客戶和展示產品之用。為了突出板廠特色,在門面裝修時,全用的是自家產的板材。這位老板起先體胖、臉色發紅,但自從搬進這個門面后,就日漸消瘦,臉色也變得發黃,從此身體不再健康。后來經人檢查,才發現門面房里甲醛超標嚴重,而罪魁禍首竟是自家產的細木工板。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發現當地人對甲醛的危害了解甚多。那他們為什么還要冒著威脅自身健康的危險天天與毒膠打交道呢?一個裹膠工人的話或許能說明問題,“就是這樣的活,大家還爭著干呢,我這還是托關系來的,在這里找個象樣的活太難了。”
        當地人在制作尿膠或加工板材中,身體健康每日受到甲醛的威脅,這本應該是值得人們同情的事情,但令人遺憾的是,甲醛的威脅在他們這里并不是終端威脅,而是通過他們的手,把威脅延伸了,延伸的方式很簡單,把這些濫用尿膠而制作成的板材賣到全國各地,然后再直接威脅到每一個使用者。
        生產規模大毒板銷路廣
        邢臺縣板材加工的密集度還是超過了記者的想象。記者在當地步行數公里發現,板廠個個林立,各地牌照的貨車你來我往,情形甚是壯觀。據當地人介紹,當地板廠的數量有近3000家之多,至于銷路,“可以說銷到全國各地。”這是當地板廠老板在談到銷路時最常用的口頭語。
        在東靜庵,一板廠前一輛山東牌照的貨車正在裝貨。車主告訴記者,他來自山東聊城,正常情況下一個星期來這里拉一次板,主要用于做家具。“這里做板都用尿醛膠,你知道嗎?”“知道,這都是用這個。”“那膠用多了板會有味的,你不擔心家具不好賣嗎?”“那有什么好擔心的,現在做家具都用這的板,再說只要便宜就行了,管它有沒有味!”
        值得注意的是,濫用尿膠的當地板材在出廠時都在顯著位置寫著“綠色環保”、“無污染”、“完全符合國家標準”等字樣,一老板直言告訴記者,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板材好賣,“沒辦法,現在消費者就認這個。”
        談到當地板材的銷售渠道,郝麻村的一板廠老板自豪地對記者說:“可以說,我們這的板全國各地都有。”據他介紹,當地板材加工已經有十五年的歷史了,現今更是成為國內最大的板材加工基地。與這家臨近的板廠老板談到銷路時就詳盡得多,他告訴記者,當地的板材主要銷往大城市或家具制作集中地,比如北京、天津、河南、山東,遠的有四川的成都,還有重慶,后兩個地方主要是因為當地家具廠比較多。
        為了證實邢臺當地板材銷到北京的說法,記者對北京城北規模較大的回龍觀建材城進行了暗訪。
        一經銷商告訴記者,北京的板材大都來自河北,只因“金秋”的產地在文安,所以大部分商家都愿意說自己的板材來自文安,事實上,邢臺和廊坊的板在市場上的份額最大。在20區17號,當記者問道有沒有邢臺板時,一郭姓小伙指著一堆板材告訴記者,這就是邢臺的板。記者仔細一看,這些標著“綠色環保”字樣的細木板的產地赫然寫著河北文安。小伙告訴記者,邢臺的板因為檔次較低,一般不容易賣上好價錢,所以企業在出廠時,一般會胡亂套用其他企業名稱或產地。另一個經銷商更是直接,指著寫著“金秋”字樣的板材告訴記者,這是金秋邢臺分廠出的,至于金秋和分廠的關系,這位經銷商自己也承認,那都是亂寫的。
        在北京天通苑建材市場,記者也同樣發現了來自邢臺的板材。據經銷商介紹,邢臺的板由于價格比較便宜,所以要保證甲醛不超標是很困難的。
        室內甲醛超標嚴重
        專家呼吁加強板材質量管理
        就室內甲醛超標的危害問題記者采訪了中國室內裝飾協會室內環境監測中心主任宋廣生。他告訴記者,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與對裝修的講究,室內裝修污染問題日益嚴重。最近在北京各區住戶采樣,結果顯示,甲醛濃度平均超過國家標準6.7倍,氨濃度超標4.37倍。許多居民雖然已經裝修了好幾年,但居室內甲醛濃度仍超標8倍。
        深圳檢測部門的檢測結果顯示,400套住宅九成甲醛超標,其中一姓鄧女士委托深圳市環境保護檢測站對室內空氣質量進行了檢測。檢測結果出人意料,無一個房間甲醛含量合格,總揮發性有機物(TVOC)也嚴重超標,其中小孩房竟超出國家標準11倍。
        從抽查結果來看,甲醛超標嚴重已經成為普遍現象,應該引起人們的重視。
        甲醛在室內主要來源于建筑材料、家具、各種粘合劑涂料、合成織品及室內不同的源。甲醛因具有較強的粘合性及有加強板材硬度、防蟲、防腐功能且價格便宜,故是目前首先作為室內裝修的膠合板,細木工板、中密度纖維板、刨花板的原材料——以甲醛為主要成分的脲醛樹脂。
        
      甲醛對健康危害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a. 刺激作用:甲醛的主要危害表現為對皮膚粘膜的刺激作用,甲醛是原漿毒物質,能與蛋白質結合、高濃度吸入時出現呼吸道嚴重的刺激和水腫、眼刺激、頭痛。
      b. 致敏作用:皮膚直接接觸甲醛可引起過敏性皮炎、色斑、壞死,吸入高吸度甲醛時可誘發支氣管哮喘。
      c. 致突變作用:高濃度甲醛還是一種基因毒性物質。實驗動物在實驗室高濃度吸入的情況下,可引起鼻咽腫瘤。
        大芯板是目前室內裝修和制造家具的主要材料,面對目前市場上大芯板甲醛釋放量普遍超標的情況,廣大裝飾企業和消費者十分關心怎樣選擇和使用大芯板,才能夠既保證裝修質量又能夠減少室內環境污染。華華提醒廣大家在購買選擇大芯板時要注意:
        一看是否是正規生產廠家的產品。要查看生產廠的商標、生產地址、防偽標志等;
        二看產品檢測報告中的甲醛釋放量。一般正規廠家生產的都有檢測報告,甲醛的檢測數值應該越低越好;
        三看大芯板的外觀質量??创笮景灞砻媸欠衿秸?,有無翹曲、變形,有無起泡、凹陷;
      芯條排列是否均勻整齊,縫隙越小越好,芯條有無腐朽、斷裂、蟲孔、節疤等,一般情況下,外觀質量好的大芯板內在質量就相應好一些;
        四看是否有氣味。如果大芯板散發清香的木材氣味,說明甲醛釋放較少;如果氣味刺鼻,說明甲醛釋放量較多,還是不要購買。
        關于如何減少甲醛在室內的釋放,華華提醒大家應該注意這樣幾個方面:
        一·合理確定使用量。一般100平方米左右的居室使用大芯板不要超過30張,同時還要考慮室內裝修其他,如果使用過多會造成室內環境中甲醛超標。
        二·做好大芯板的飾面處理,按照國家《室內裝飾裝修材料人造板及其制品中有害物質限量》要求,甲醛釋放量每升小于和等于5毫克的大芯板必須飾面處理后可允許用于室內。
        三·對不能進行飾面處理的大芯板進行凈化和封閉處理,特別是裝修的背板、各種柜內板和暖氣罩內等,目前市場上有一些消除和封閉甲醛的氣霧劑,在裝修的同時使用效果最好。
        四·裝修后的室內空氣中甲醛的檢測和凈化。裝修后的居室不要急于入住,應該先找室內環境監測部門進行檢測,聽取專家的意見,選擇合適的入住時間。
      服務熱線:4000-663-773傳真:028-85856928地址:成都市二環路西一段6號紅星美凱龍雙楠商場負一樓格萊利全屋定制
      Copyright ? 四川省艾萊佳家具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備案號:蜀ICP備17001345號-1網站建設:互成網絡
      成 人 动漫在线观看网站_免费视频看片a_在线观看h片_a级特裸片_t天天看片_日本trusco_